能免费看黄色片的黄色网站|97国产婷婷综合视观看视频|AV无码国产麻豆映画传媒

  • <noscript id="4ikik"></noscript>
  • 語種
    中文簡體 中文繁體 English
    營業廳
    網上營業廳 掌上營業廳
    返回頂部
    對八路軍幫助很多的“洋教授”班威廉
    2023-12-26 中國電信博物館微信公眾號
    分享:
       

    1943年,聶榮臻、呂正操、程子華等歡送班威廉夫婦赴延安

    01 從燕京大學到“吊里大學” 

    班威廉1906年出生于英國的柴郡。1927年,在獲得利物浦大學科學碩士學位后,留校任教。1929年,班威廉收到來自燕京大學的邀請,他放棄了去劍橋大學深造的機會,經歷長途跋涉來到燕京大學物理系執教,并于1932年開始擔任該系系主任,一直任職到1941年。在這近10年期間,班威廉培養了60余名本科生、25名碩士研究生,為中國培養了多名物理學人才。在這80多名學生中,就產生了后來的“中國的居里夫人”王明貞、著名物理學家王承書、國際知名粒子物理學家袁家騮等科學家。

    在燕大任教期間,班威廉就表現出對日本侵略中國的憤慨和對中國抗日的同情。七七事變后,班威廉利用物理實驗室的設備,秘密收聽國外和大后方的抗日廣播,在燕大師生中宣傳抗日。1940年,他和好友林邁可借助身份優勢從國外買回通信零部件,開始秘密地為八路軍組裝無線電發報機,不到一個月就組裝了十幾部發報機,然后通過妙峰山交通線輸送到抗日根據地。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美日正式宣戰。12月8日,林邁可在得到消息后馬上通知了班威廉,然后與他們夫婦一起驅車迅速逃離燕京大學。在共產黨人和沿途群眾的幫助下,他們先來到了蕭克領導的平西根據地,在此等待轉移期間,幫助當地八路軍全面維修改造了部隊的收發報機系統。

    1942年2月25日,班威廉一行在平西游擊隊的護送下來到了河北阜平晉察冀軍區司令部,沿途之中受到了當地軍民的熱情接待,以至于班威廉在日記中寫道:“我們現在已經不是逃亡者而是旅行家”,“這四個禮拜的經過實在太使我們懷念了”。同時,他也深切感受到了根據地的抗戰激情和樂觀主義精神,這種氣氛與國統區形成了鮮明對比。到達晉察冀軍區司令部后,聶榮臻將軍專門設宴接待班威廉夫婦和林邁可,誠懇地說:“我們等了幾個星期才把你們等來??!燕京大學你們一時回不去了,晉察冀邊區有你們新的用武之地,中國抗戰急切需要你們這些大教授的幫助和支持?!甭櫂s臻向班威廉等介紹根據地正在籌劃舉辦無線電訓練班,希望他們可以擔任導師。班威廉認為留在晉察冀邊區既可以為中國抗戰出力,也可以發揮自己的專業特長,便欣然同意。

    1942年春節后,班威廉等人在挺進軍無線電中隊機務主任王士光的陪同下,抵達河北平山縣吊里村,無線電教師訓練班正式開課。因為地處“吊里村”,根據地的同志們幽默地稱高級班為“吊里大學”,并親切地稱班威廉等外籍學者為“洋教授”。

    02 “洋教授”投入根據地抗戰事業 

    在抗戰時期,電臺是指揮作戰和偵測敵情的千里眼和順風耳,晉察冀根據地為此專門成立了無線電研究組,想提高電臺人員的技術水平,但最缺乏的就是熟悉無線電知識的人才,班威廉等人的到來極大地彌補了這一缺口。

    為了便于授課,“洋教授”根據學員的基礎將研究組分為了高級班和培訓班,班威廉主要承擔了高級班的教學工作,負責教授大學物理、大學微積分、高等微積分、高等電(磁)學和光學等課程。雖然學員水平參差不齊,但是大家學習都非常認真刻苦,并且互相幫助共同進步,班威廉也嚴格按照正規大學的標準要求學員。為了幫助和督促學員提高成績,班威廉還舉行周考、月考、期終考等,并對每個學員的表現都寫出評語,按等次定成績。班威廉在其后來所撰寫的《新西行漫記》中,對在根據地任教表示非常開心,他對高級班學員成績極為稱贊:“進步的速度,可以比較任何第一流大學成績毫無愧色?!痹谶@所條件艱苦、設備簡陋的學校里,憑著“洋教授”的悉心教導和學員的刻苦努力,后來走出了新中國電信和郵電教育事業的奠基人之一林爽等國內著名專家??梢哉f,班威廉不僅對根據地無線電工作提供了巨大幫助,也為新中國的物理學人才培養作出了貢獻。

    班威廉在提高學員的理論素養的同時,還帶領大家研究組裝了一臺當時急需的超外差式接收機,改裝了上百部大功率通訊電臺,既解決了戰時需要,又培養了學員實踐能力。

    1943年1月15日,班威廉夫婦應邀參加了晉察冀邊區第一屆參議會,他們在會后共同署名發表的《晉察冀邊區參議會觀感》中指出:“這個參議會是一個理想的實現,一個夢境變為真實?!边厖^人民“已經從傳統的封建制度中解放出來,并且獲得了科學的民主政治。這在晉察冀的群山之中已經造成一個奇跡”。

    03 奔赴革命圣地延安 

    1943年8月,無線電高級班的課程基本完結,班威廉夫婦離開阜平前往延安,臨行前,劉伯承、聶榮臻為他們舉行了歡送會。

    他們在延安生活了三個多月,毛澤東、朱德、周恩來、賀龍、林伯渠等多位黨的領導同志分別接待和拜訪了班威廉夫婦,這些居住在窯洞的革命者給班威廉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是毛澤東的會見給他留下了最深刻的記憶。他對毛澤東講述了在晉察冀邊區的教學活動和戰前在北平的生活。對這次會見,班威廉在日記中寫道:“毛澤東有動人的、和藹的微笑,銳敏的幽默感,談話時會把堅定而深思的目光盯在對方臉上。他給我們一種絕對誠懇的印象,以他的地位,在此祖國危急時期,他有一種深切的責任感。他沒有大言不慚、居之不疑的神氣,偏激的革命熱狂是完全沒有的?!?/p>

    為進一步了解陜甘寧邊區的建設成就,班威廉夫婦還應邀參觀了延安自然科學研究院、華僑毛織廠、魯迅藝術學院、解放日報社、中央醫院、黨制展覽會、軍制展覽會、政制展覽會等多個政治、經濟和文化機構。他感慨地說:“我們不禁想到這些窯洞對于中國的將來,作為一個愛好和平的國家有著多么重大的影響?!?/p>

    1944年1月,班威廉夫婦離開延安,2月到達重慶。1944年,班威廉離開中國。對于從1941年開始的這段傳奇經歷,根據日記出版了《Two years with the Chinese Communists》一書(即《新西行漫記》)。班威廉本人雖然并不具有政治傾向,但是該書客觀反映了中國共產黨的抗戰事跡,成為外國人描述中國抗戰的著名書籍之一。書中的描述反映了中國共產黨的智慧、勇敢和堅定的抗日信心,同時揭露了國民黨的黑暗腐敗和消極抗戰,也有對日本侵略者的譴責和殘暴行徑的有力指證。正如葉劍英和聶榮臻元帥說的那樣:班威廉是對八路軍幫助很多的洋教授,我們對他是永遠懷念的。

    (摘自2022年7月1日《學習時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noscript id="4ikik"></noscript>